首页 > 服务 > 劳务服务 > 风采展示
做一颗扎根乡土的老土豆
枣庄农业信息网  www.zzny.gov.cn   发布日期:2016-01-04  信息来源:农村大众  字号:[      ]

 王中老人是滕州名人,是很多滕州人口中的“老爷子”、“王教授”,是很多机关、企业乃至高校的座上宾。他生于斯,长于斯,退休后又回到了这里,义务研究、发扬当地土豆文化、鲁班文化,做了大量关于“乡村记忆”的工作。
  顾其一生,历经多次磨难,本该“惜福”。但退休后的王中,一头扎进家乡的山山水水间,遍访村夫野老,挖掘历史的孑遗。他谢绝了家乡人的酬谢,俭朴度日,为老家几乎倾其所有。
  析其姓名,对称简单的笔画中似乎透着的是中庸守正的性格。但实际并非如此,王中一面是爱开玩笑、平易近人的“老顽童”。另一面却是个极具棱角,说一不二,不低头的人,对是非问题他很执拗,容易激动。
  其性格,其功绩,其品格,在人们心中塑造了一个可亲、可敬的贤者形象。但在内里,王中始终是一颗埋在生他、养他的这片土地里的老土豆,为一方百姓供给着精神的食粮。
    梦圆家山风光好
  1941年出生于滕州市界河镇单马厂村的王中,17岁初中毕业后,因家庭成分不好而辍学,回村里当扫盲教员、民办教师,办了乡村图书室,写剧本、相声。1975年,王中因为在农村文化站表现突出,被选调到县里组织筹办文化局,担任创作室主任。1986年,王中被选调到省计生委宣教中心,从事人口文化教育工作。“我干了17年的乡村和教育,12年文化,又干了15年人口文化。可以说,这一辈子基本上没离开农村文化。”王中说。
  2001年10月10日,60岁生日当天,国家一级编剧王中退休了。和他一起的老伙计们退休后,往往在省城逛商店、打麻将,吆喝着喝酒,王中觉得这不是他理想中的退休生活。“儿孙不要我养,我的退休工资也够我和老伴用了。我这个人乡土观念太强了,没退休时就‘常回家看看’。退休了,我就想回老家,还做点文化上的事儿。”王中说。
  王中退休后的十来年,帮老家催生了鲁班文化公园、马铃薯文化主题公园,鲁班功德堂、鲁班草堂等“两堂五馆”,编写了《鲁班的传说》、《科圣墨子》等四本读物,还兼顾着两份内部报纸、一个讲坛,并创作了地方柳琴戏《墨子与鲁班》。
  这些事,王中说起来似乎轻描淡写,却凝聚着一位老人回报桑梓的赤诚之心,其中苦乐也只有他冷暖自知。但王中显然乐在其中,他以龚自珍的“无双毕竟是家山”自比,以“梦圆家山风光好”评价其退休生活。
    让家乡土豆长出文化
  界河镇种了6万亩马铃薯,是全国闻名的马铃薯产业强镇。在镇上的马铃薯文化主题公园大门前,一副“界河无界心无界,土豆不土土生金”的对联引人注目。王中说:“‘界河无界,土豆不土’是我提出来的,后来的土豆文化就这么慢慢做出来了。”如今,在界河很多农村,“种豆得豆,种德收德”、“厚德耕田,良心种地”这样的标语也随处可见。界河农民不仅种土豆,卖土豆,还传播了土豆文化。
  王中刚回老家时,土豆种植规模不如现在这么大,也无所谓什么文化。但王中始终对土豆抱有特殊的感情:“儿子刚出生时吃不上奶,靠着自留地里的土豆才活了下来。”在饥饿的岁月里,农民靠土豆过活;在小康的日子里,农民靠土豆发家。王中找到镇党委政府,提出把祖宅捐出来,并拿出10万元,办一个土豆文化馆。如今的土豆文化馆指示牌打在了国道上,成为当地乡土文化的一个标杆。
  渐渐地,“界河土豆”的名气越来越响,规模越来越大,成了全国知名的农产品品牌。只要打着界河的名号,本地土豆就比外地土豆每斤能多卖2毛钱,以至于很多外地土豆拿到界河来卖。以亩产万斤来算,全镇6万亩土豆,王中开创的“土豆文化”每年能为界河农民增收1.2亿元。
    把鲁班爷请回家
  鲁班是滕州人的骄傲。王中至今记得,解放前的工匠们每年农历五月初七要休工一天,祭祀鲁班。鲁班的传说,也在滕州人的口口相传中流传了两千多年。但之前的数十年间,这样的传说,渐渐在滕州人的集体记忆中消失了。“要是滕州人没有墨子,没有鲁班,就像家族没了家谱,还有什么说头?”王中说。
  早在1991年,王中就创作了剧本《墨子救宋》,写的是墨子与鲁班联手“止楚攻宋”的故事。退休之后,他得以腾出精力来研究家乡的鲁班文化。他搞田野调查,走访乡民,通过传说寻找鲁班活动的蛛丝马迹;他实地查看碌碡堤、造磨处等身边的古迹,亲手触摸托载着千年传说的胜迹;他一头扎进书山文海,从古籍中找寻佐证其判断的章句。2006年年初,王中收集撰述的第一批25篇鲁班的传说结集出版。2008年,“鲁班传说”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在这之后,鲁班文化在滕州乃至国内逐渐兴旺。
  但王中不想把鲁班文化当成一个悬在空中的传说,而是要将文化寄寓在物质生活中。他亲自操刀鲁班文化公园的设计,让农民在休闲踱步中体味老祖宗的智慧。在他的力推下,市区一条长约5公里的公路被命名为鲁班大道。他主张并参与了灵泉山上鲁班功德堂的建设,让华人世界的工匠们,找到了一个寄托精神的殿堂。一位台湾工匠来此瞻仰祭拜后唏嘘不已,交给灵泉山下一家饭店的老板一万多元,请他逢年过节给祖师爷上香。
  “鲁班不像孔孟那么耀眼,但他一直被百姓称颂,就因为他的智慧、功绩体现在老百姓的生产、生活中,体现在磨、碾、家具这些寻常物件上。”王中说,“鲁班文化的现代价值就是创新,而这正是我们的传统文化中一直欠缺的。”  

    本期介绍的王中老人是滕州名人,对滕州土豆文化、鲁班文化的整理挖掘贡献很大,在滕州有口皆碑。他本是省城大机关里的一名干部,退休后没有在家享清福,而是一头扎回家乡,在推动家乡发展的同时,也让自己的人生价值得到了升华。他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乡贤。
  在中国的历史传统上,乡贤对乡村发展都是一股十分重要的力量,过去一些士大夫做官后,告老还乡,很多人都为家乡的发展做出了独特贡献,他们兴办教育、裁决邻里琐事、传播农耕技术、整理乡土文化、组织公益事业、制定村规民约等,靠着自己的言传身教,使家乡的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都得到了发展。现在人们依然可以看到,在一些历史上产生过乡贤的地方,那里的发展依然好,民风相对更加淳朴。
  古人的这些做法对现代有启发意义。今天中国城市中有大量的离退休人员,他们多老有所养、老有所为,但也有一些人退下来后精神空虚、无所事事。有的甚至喝酒、打麻将,混天熬日子,如果能像王中老人那样多回家乡走走,多跟乡亲拉拉呱,多呼吸一些乡野之气,不但可以提高自己的人生境界,于自己的生活有好处,也可以为家乡建设发挥些余热。
  现代化的过程中,城市是欠了乡村的债的,乡村为城市输出了大量的物资、人才。许多优秀的农家子弟通过读书、当兵等途径进了城。但是进城后便基本与自己的家乡切断了联系,回乡大多成了礼节性的行为。失去人才的乡村就如同患了贫血病,是不能健康成长的。在城里工作的人,工作时没有自主时间,如今退下来了,发挥一下自己的经验、才华,多为自己家乡的发展做点贡献,这也是一种独特的城市反哺农村,值得提倡。
  向王中老人学习!

打印本页   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