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服务 > 金融服务 > 金融动态
山东省稳步推进新型农村合作金融事业发展
枣庄农业信息网  www.zzny.gov.cn   发布日期:2017-09-07  信息来源:新华社  字号:[      ]

山东是全国开展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的唯一试点省份,试点期从2015年到2017年,目前呈现的成果相当显著。8月31日,记者从在济南召开的全省新型农村合作金融试点工作座谈会获悉,全省已有114个县(市、区)和14个开发区的334家合作社取得试点资格,参与社员2.3万余人,累计发生信用互助业务额1.0038亿元。我省还将进一步扩大试点覆盖面,确保试点正确方向,真正为全国提供可推广、可复制的经验。

  两天贷到六万元

  开展农民合作社信用互助业务试点的初衷,是破解专业合作社融资难的问题。青州市巨银瓜菜生产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殷晓鹏深有感触,该合作社社员有128人,由于银行贷款需要抵押、担保门槛高、审批流程长,社员很难贷到款。

  该合作社于2015年2月加入互助业务试点,不久,社员胡生祥建设高温大棚、新上自动控温及浇水设备,从银行迟迟贷不到款。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胡生祥向合作社信用互助部提出了借款申请,信用互助部立即进行借前调查,不到2天时间,6万元信用互助基金通过托管银行转到了胡生祥的信用互助账户上,解了燃眉之急。

  开展信用互助试点前,很多人提出质疑:金融的专业性太强,农民合作社怎么控制风险?事实上,他们的规章制度样样齐全。

  金乡县京信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杨建强说,在互助金发放前、中、后皆制订了严格的流程,即事前申请、调查,事中录音录像、面谈、会审,事后跟踪服务。合作社还从利润中提取了一部分资金作为风险金。

  全部采用合作银行托管,互助资金不设“资金池”的原则得以坚持。乳山市顺泰果蔬专业合作社的社员出资全部由乳山农商行管理,形成了“社员知情—合作社决策—银行结转”的资金管理模式,确保资金闭环运转。

  引来银行资金超2.7亿元

  虽然各地合作社开展信用互助业务的势头良好,但大家普遍认识到,信用互助只是作为农村金融的有效补充,而不是主力军。杨建强就感慨,社员用款期相对集中,内部资金调剂难度大,容易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。

  借助资金合作托管服务,商业银行与合作社建立了互信,引来了更多的资金。在合作社内部1亿元的信用互助业务之外,全省农商银行累计为试点合作社及社员发放外源贷款2.3亿元,贷款余额1.38亿元;农业银行山东省分行累计发放4127万元。

  山东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副主任于福海介绍,他们开发了再融资贷款产品,提供信用互助保证金5-10倍的授信额度。农业银行山东省分行创新了金穗快农贷,试点合作社及社员贷款利率优惠,蒙阴宗路国贫合作社以基准利率贷款1200万元,每年可降低成本30万元。

顺泰果蔬专业合作社蓝莓种植初期,资金非常紧缺,由于没有有效抵押资产,银行不给授信,通过“投资—产出—再投资”的模式“慢走”了三年。试点开始后,他们通过农商银行“惠保双农贷”、威海商业银行“富民生产贷”、互联网众筹模式募集资金380万元。

  政府力促试点“扩面增效”

  与全省的金融业相比,互助金融1亿元的业务规模并不起眼,但会议传递的声音却是:这是建设普惠金融体系的重要内容,也是农村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举措,眼光不应放在当下,而应着眼加快农村金融创新,要围绕“扩面、增效”,继续稳步扩大试点覆盖面。

  截至目前,我省已累计划拨1080万元用于专项培训和财政补贴。临沂市副市长张玉兰介绍,2016年,政府出台文件,明确为每家新增试点社配套补助15万元,作为专项扶持资金,提供担保及风险补偿。枣庄市副市长周宗安表示,枣庄市峄城区对每个试点补助5万元作为公共股金,属于互助社的共同财产,所产生的利息可纳入合作社股息进行分红。

  随着业务的推进,各地还适时进行了业务创新。烟台市采用“认缴制”与“实缴制”双向推进,“信用出资+货币出资”结合,培养社员的信用意识;还有一些地区,互助资金的适用范围可以扩大至社员消费类需求。

  7月,省金融办出台《关于进一步做好新型农村合作金融试点工作的通知》,对相关原则进行了再明确,同时赋予了试点合作社更多的自主权和灵活性。

打印本页   关闭窗口